>>English

勞資審裁處工友組織及社會倡議工作

欠薪勞工關注組由2005年開始成立,被拖欠工資的工友由權益受損者改變身份,成為影響政府政策的關注組成員。中心組織權益受損工友多次約見並游說立法會議員及勞工及福利局官員,以第一身經歷展示工友於勞資審裁處“勝訴無錢收”的苦況。

欠薪勞工關注組的組織由外展勞資審裁處開始,中心以問卷調查形式,持續接觸及認識這批受影響工友,並跟進他們追討欠薪時所遇到的困難,關注組亦多次在旺角行人專用區收集市民簽名支持,並透過問卷調查發佈會、舉辦街頭論壇、約見立法會議員及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希望解決存在多年:工友在勞審處勝訴無錢收的狀況。

及後到政府承諾檢討追討欠薪程序及立法修訂條例,期間由欠薪組組員游說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議員,包括黃成智、馮檢基、梁家傑,期望加強各政黨就勞審處修訂條例修訂時的監察力度,以及約見約見勞工處助理處長(勞資關係)黃國倫先生,表達工友對修訂僱傭條例方面的意見。本委員會政策研究幹事亦出席立法會僱傭修訂條例聽證會,並發言表達勞方就修訂上未能顧及的地方的憂慮。

到2009年僱傭(修訂)條例實施前,欠薪勞工關注組繼續前往立法會法案委員會旁聽有關僱傭(修訂)條例會議,了解有關僱主刻意不遵循勞資審裁處判令之行為列為刑事起訴的修例進展。雖然是次修例仍未能保障空殼公司等問題,但就故意及無合理辯解仍拖延工人薪金的僱主,修訂賦予法庭有權予以刑事檢控,是回應欠薪勞工關注組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訴求。到2010年,中心以勞資審裁處追討欠薪程序為組織工作已告一段落,欠薪勞工關注組亦改名為勞工政策關注組,繼續關注其他勞工相關的政策。

以往僱員於勞資審裁處申索期間面對的困難 回最頂
為了解僱員於勞資審裁處申索時所遇到困難及提出更適切的建議,我們曾於2006年進行了「僱員於勞資審裁處申索期間面對的困難」及於2007年「關於勞資審裁處申索情況」的意見問卷調查。僱員在勞資審裁處面對的困難(2006年)包括:

(一)過份著重調解:打工仔女「辛勞」亦要打折
在調查中,大部份的受訪者(97.7%)都是由勞工處轉介至勞審處進行勞資糾紛申索,這意味大部份申索者都是在勞工處勞資關係科調解失敗後,才入韞荅薄C但調查卻發現,分別有超過 8成(83.3%)已完申索及 6 成(61.4%)未完成申索的被訪者表示在勞審處期間調查主任及審裁官曾向其提出調解建議。當中更有逾 4 成(43.7%)完成申索的受訪者表示期間調查主任及審裁官曾對他們提出 2 次或以上的調解建議,而亦有近 4 成(38.9%)未完成申索的受訪者亦指出有關方面也曾向他們提出 2 次或以上的調解建議。結果顯示,勞審處仍對大部份曾到勞資關係科尋找協助的案主,施加壓力,尋求多於 1 次和解嘗試,而和解則代表僱員可能獲得較僱傭條例所保障的款額低的和解條件。
人工都要打折

(二)耗費精神時間金錢:未見官先打八十大板
申索入馧瓞f處前首先要面對一系列繁複的行政程序。工友正式向勞資審裁處申索前,要準備一系列有關申索的證明文件及被告的商業登記證明或公司註冊書副本。

是次調查中,大部份受訪者(71.4%)表示在進行申索期間遇有不同方面的困難。其中,超過 5 成(55.3%)的受訪者透露「不了解申索過程中的法律程序」,分別有接近 3 成的受訪者則表示「缺乏申索證據」 (27.6%)及「未能負擔申索中負出的金錢」 (27.0%)。其餘的(20.4%)亦表示在「查冊或查閱商業登記時遇到困難」。結果反映,在整個勞資糾紛申索過程中,申索僱員要面對重重障礙。

追薪好似迷宮
(三):勝訴無錢收:無牙老虎
勞資審裁處現時並無權力2要求不遵從法庭指示的一方施加罰則,簡單來說,勞資審裁處只是『無牙老虎』,就算僱員在勞資審裁處勝訴,而僱主仍不遵從法庭指示於限定日期內給付所申索的項目,該處亦「無符」。

更甚的是,若僱主違反判令拒絕賠償,申索人還要展轉於區域法院、法律援助處、高等法院、勞工處薪酬保障組等不同部門求助。對於不了解司法程序的申索者而言,更感徬徨無助。這樣複雜的程序不但妨礙工友的正常的工作生活,而且亦為申索人帶來沉重的精神負擔。若申索人追討款額不多,更是得不償失。
無牙老虎

(四)「分期」無了期?!
在過份著重調解的安排內,「分期」似乎變成了和解的必然結果,在勞審處調查主任未有查核僱主是否真的沒有付款能力的前題下,經常容讓僱主以「分期」的方式拖延付款的期限 (中心於2006年2月22日透過立法會劉千石議員向政府回答立法會提問,得悉勞資審裁處在2003至2005年期間從未就任何申索作出實地調查),原來調查主任的 "調查"工作只是等待僱主合作交出資料!

因為破產欠薪基金的追索期為離職後6個月之內申請,如僱員接受「分期」的方式支付其欠薪時,可能便錯過了6個月的追索期,難以運用破產欠薪基金的特惠金了!

工友面對以「分期」方式支付欠薪欠假等情況時,除了嚴重影響家庭的開支外,更可能是將精神壓力無限延長的精神折磨,亦同時可能是「勝訴無錢收」的「延長版」!

分期令生活無著落